青史难书。

过激灰厨。
详情见置顶。

羽。

青烟鸾羽。:

我哥怕冷。

到了冬天我总能见他缩在厚厚的羽绒被子里。那时候还是立秋,他烧了两天,我陪他去医院吊水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喊我的名字,让我回去买珊瑚绒的毯子垫上。

我很难想象他会感冒,但一般人都会的。况且他和一般人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或者说我和他都不太一样。

我不太喜欢回忆自己的身份,但书说他是我哥,那他就是了。反正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我和他谁也不记得彼此的真实年龄,对兄弟这个身份也是一笑置之。

我没有味觉,但他不一样。他喜欢吃甜食,于是总买大量甜点堆在家里,每每吃不完又快过期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来,然后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喊我一声。

“青羽,你吃。”

第一片雪花从这个城市飘下来时我和他坐在猫咪咖啡厅,我喜欢猫,可它们并不喜欢我,却纷纷围在我哥身边——大概是我身上的血腥味吧,这些动物的嗅觉总是特别灵敏。我心想。

后来我哥把他手里的猫塞进我怀里,那猫要跑,就被他拎回去打了一顿。

立刻就老实缩在我怀里动也不动了。

他看上去很得意,像个考了满分的小孩。于是我拍了拍他的头——我还挺喜欢他的头发,比我的软,那头翠色看着也舒服极了。

等雪花纷纷扬扬撒下来的时候,他像是见了鬼,扯着我的袖子怎么也不肯动了。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在很久以前天气预报还准确的时候我会让他待在家里,但最近几年那种频道愈发的不靠谱,久了以后他连电视也不想看了。

“哥。”

我喊他,他这次干脆整个人缩在了懒人沙发里,大有一副雪不停不会走的架势。我叹了口气,活了几百年还是这幅德行。

“回家吧,我背你。”


我常常因为手太冷且南方没有暖气而放弃了点梗。


余劫【永灰/长篇/自设】

前文戳空间


余劫。


1.

“就非得这样吗?”灰羽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像是被人活塞了两盒巧克力奶的盒子。

“这是最直接的检测方法,小少爷。”永乐站在隔离间外面,手底下是一打刚打印出来还热腾腾的各项数值反馈报告。“而且你都杀了它一次了,这只就是生命力顽强一点而已。”

是一点吗?!灰羽一听干脆把手里的枪丢了出去,被当作投掷物的沙鹰伴着一声巨响砸在隔离间的门上,房间角落那团被还原的与初见时没什么差别的肉块像是被声响刺激,迅速的往角落里又缩了几步。

“你不是说它没有情感变化吗?”

“理论上是没有,你感觉到什么了?”

“没有。”灰羽拉着椅子坐了下来,用脚一踢面前的桌子把转椅的轮子弄的哗哗响。“但是它好恶心,医生,就没给我准备手套什么的吗?”

“没准备。”永乐头也没抬。“但你出来以后可以用好爸爸洗个手。”

“……我为什么摸了这坨黏糊糊的东西还要去摸另外一坨黏糊糊的东西?”灰羽摸了摸鼻子,沉默了两秒后终于下定决心似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角落里那团人形的肉块身下还不断淌着血,但似乎失血并不影响它正常的行动反应。

更恶心了。灰羽心想,鞋底踩在那滩没人清理的血液上的时候灰羽才发觉这个合成生物的血液似乎比人类的要粘稠的多,他伸手去摸躯干的部分,却在手指还没有碰到时掌下的身体又往角落里挪了几分。

“他在怕你?”一直看着监控屏幕的永乐出声问道。“你把屏蔽仪摘下来看看。”

“我就没带。”灰羽揪住它的脖子强行揪了过来。“是本能反应,它没有恐惧——反正我没感受到,真奇怪,明明之前除了恐惧还有其他负面情绪呢。”

说完灰羽两指插进它的后颈,生生把脊柱从那具身体里扯了出来。失去脊柱支撑的身体软趴趴地伏在地面,它仍有声息,冒血的喉咙发出古怪的咕噜声,灰羽蹲在地上,他本来就对这种人造产物不感兴趣,这会儿索性揪着最后一节骨头又把它插了回去。

“哎呀,还是什么都没有。你们不会打算下一批用这个基因吧?”灰羽抬起头,有些警觉的看着顶上的监视器问。“不要往我的身体里装,太恶心了。”

“休伯利安盗走的那一部分数据有缺陷,但建立在这之上的数据有我们能用的东西,上面是这个意思。”永乐把隔离间的门打开,低头在那叠一指节厚的报告上签字。“但还没有说要直接投入到改造人的项目里,暂时不用担心。”

“暂时——?”灰羽从后面拥住永乐,肆无忌惮的把身上的血往他的白大褂上蹭。“那就是说以后还会?”

“也许吧,但我会争取不让你作为植入对象。”永乐反手拍了拍他的头,白大褂外侧被灰羽印上两个黑红色的手印,灰羽把下巴搁在他脑袋上,蓬松的头发蹭的他有点痒。“小少爷,别闹。”

“军方那边来消息了。”灰羽没挪身,就着姿势故意用下巴戳了戳他的脑袋。“真奇怪,明明上个月才要走一批改造人,现在又来申请,普兵都干嘛去了?”

“前线吃紧也不是第一天,但改造人不好被媒体报道,伯伦希尔一直在对媒体施加压力。”永乐把灰羽从身上拉起来,接着说。“他们都怕死,所以对不容易损失的资源格外贪婪。”

灰羽突然笑了,血迹融进他那身黑色的作战服里并不显眼,他退开两步,在离永乐不远的地方站定下来。

这阵沉默里实验室只剩下仪器运转的机械声,永乐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下一刻灰羽拉长了音调,赞同地说:“对呀,他们都怕死。”

“One little nigger boys livingall alone.”

“He hung himself, and thenthere were none. ”


————————————

注解:

联合国把伯伦希尔研究出的改造人蔑称为“小黑人”(不认可其国际身份)

最后两句话出自《鹅妈妈童谣》

“一个小黑人太孤单。”

“他吊死了自己一个也不剩。”


余劫【永灰/长篇/自设】

-序


“再陪我走走吧。”他说。

雨又大了起来,旧墙上暗红的血迹像是被喷洒在上面的黑红的漆,携着未干的被冲洗下来的血水淌进墙根处不深的泥洼里。

他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仿佛几分钟前的对话也只不过是家常便饭那样寻常。但永乐看得出来他没在笑,于是他没说话,只跟在灰羽身后慢慢地走,就好像每走一步,那些落灰的过往也被雨水冲刷的更加清晰。

走完同一条街,回到两个世界。

————————

在耳边响起的是枪声。

人类都是畏惧死亡的,乌鸦徘徊在久无人至的废墟上,在枪声响起的那刻大片群鸦飞向空中。灰羽手里握着从尸体上翻找出来的枪,他笑了声,随着短促的“咔哒”声响起后打空的弹夹从枪柄处被弹了出来。

“看吧亲爱的,我说过了。”

“你逃不掉的。”

永乐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那具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样的肉体像是什么软体动物一般向前挪动着,血和碎肉随着他的动作在水泥地和碎石上留下大片的痕迹,不需要仔细去听也能分辨出混在空气里并没有刻意遏制的喘息。

灰羽看上去乐在其中,那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本身就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东西自然也没有备用弹夹一说。于是他把枪往还在地上挪动的肉体上一丢,就只听见那堆肉块发出嘶哑但凄厉的叫声。

“你说联合国那群家伙都在研究些什么东西。”灰羽有些被恶心到了,在原地站定下来等着永乐走到他身边。“这样居然都没死,虽然生命力我很感兴趣——不过这也太恶心了。”

“那本身就不是该被当作‘人类’的东西。”永乐指间夹着烟,也没有抽,浅淡的烟雾缓缓升腾了起来,接着说。“应该是合成基因产物,这没有实验室,但人体基因应该是主要来源。”

“漂亮,太漂亮了。”灰羽忍不住拍了拍自己掌心,余光看见了永乐手上的烟,问道:“你还抽烟?”

“不抽。”说完永乐就把那根刚点上的烟扔在地上。“点着容易安静下来,顺便看看这支烟烧完之前你能不能结束。” 

“什么呀,你这是偏见。”

灰羽低头笑了笑,那点零星的火星在落地的一瞬间就熄灭下去。他摘下耳麦,原本被隔离在外的信息争先恐后地冲进脑海,恐惧、愤怒、绝望……那些不属于同一个人的负面情绪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最后在一片哀鸣声中停止。

“他们在逃跑之前把实验室销毁了。”他站起来,短暂的沉默后脚步停在离那个已经没有反应的肉块不远的地方。“就在这里,但是伯伦希尔想要的东西应该已经没有了,我不擅长做这个,他们应该派天才大人来才对。”

“把那一……块东西带回去。”永乐斟酌了一下用词,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抽出一个采样瓶递了过去。“改造人的项目上层并不决定公开,所以他们拿到的数据应该不完整,没有让一维复原数据的必要。”

“那你还……”

“多重基因组和是我们还没有突破的项目,说不定可以从他们的失败品上找到些什么。”

“我是苦力,对吧?”灰羽戴上手套,俯下身从那块已经开始硬化的肌肉上揪了一小坨看上去还比较新鲜的部分,不满地念叨。“明明这种事随便找个实验组知情的人来不就好了,我也算是初代吧?大材小用他们难道不觉得浪费吗?”

“你把训练机器砸坏的时候也没觉得浪费,小少爷。”


余劫【永灰/大概是长篇/自设】

这是设定楼。

偶尔想试试写长篇,所以开一个版面屯设定,时不时会删改。

————————

灰羽:伯伦希尔的第一批改造人,精神和肉体上都有强化,能够感知生物情绪。作为初代也被当作开发改造人的实验体,一个月会进行一次强化实验和体检。因为能力上的缺陷伯伦希尔开发了能够屏蔽感知情绪的屏蔽仪(耳麦样式),单体作战力很强。

永乐:提出改造人项目的总负责人,同时也是灰羽的监控者。自己的情绪能够直接干扰灰羽的战斗状态(不受屏蔽仪影响),目前也没有研究出是什么原因。

伯伦希尔:X国名下科技组织,有联合国背景的资源投入。

休伯利安:联合国名下科技组织,并不赞同伯伦希尔对于改造人的研究方向

稍微想了一下。

我们这种人,大概在街上相遇的时候也是拿着手机匆匆而过。

若是不小心撞了上去,或许还会道个歉,然后转身连样貌都记不清了吧。

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孤独的时代啊。


那是个带着血腥味的吻。

手枪最后一发子弹嵌入墙壁,我看着他站在不远处,警笛声从巷子外面接踵而至。

“时间不多了,亲爱的。”

他当然没有回话,而他原本也一向如此。只是到现在我觉得有些可惜了,以往还从来没有人能在我身边待这么久。

即便他另有所图,即便我知道他另有所图。

但那又怎么样呢,就像那个吻,我并不觉得那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对他,和对那个吻都是。

“我们走吧。”


今天生日,想送给你们几句话。


珍惜你们所珍惜的,爱你们所爱的。

靠爱来填补自己的人始终是空虚的,你不曾被填满,不爱自己,也不爱别人。

没什么所谓的高人一等,也没什么所谓的自愧不如。

世界很糟,它并不爱你。所以啊,好好活下去,然后用被摧残出来的光鲜亮丽去报复它吧。


——2018.11.13 沈青书。


谢谢你们喜欢过我。


是灰书(灰羽x沈青书)!
我的生贺让我任性一下!!
我喜欢爸爸们呜呜呜呜……

置顶。

我有弟弟了


青烟鸾羽。:

沈青羽。

沈青书的弟弟 @青史难书。

背锅用的小号。

因为大号主写永灰,一些亲友文和兄弟日常就扔在小号里。

头像是兄弟合影,黑毛是我。

据哥哥所说是一个脾气超臭的人,所有过激言论都是我上哥哥的号发的,于是哥哥给我建了个号。

不方便跟哥哥说的话可以传达给我,虽然我也不一定会转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