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难书。

恋爱中。勿扰
恋人@江乐

瞳【邦良/黑道paro】

06.

冷风灌进衣领让韩信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终于将狙击镜中的目标从张良的太阳穴移开,瞄准镜里张良的表情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仿佛上一秒让韩信杀了他的命令不过是像吃个早饭一样简单。

——又或者他根本就把韩信会来支援这件事列入了计划。

韩信微妙的有些被人利用的不满,他毕竟不是张良那般的淡漠性子。枪支的补偿器被拆卸下来时韩信还啐了一声,心里念叨着张良真是个冷静的疯子。

记忆里零碎的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拼凑了起来,他突然想起组织易主时张良站在刘邦身后的模样也是那般的事不关己,当初那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五年之间在幕后为刘邦出谋划策,让这个先前不过是项羽手下一个被遗弃的旁支组织变成了如今可以跟项羽抗衡的军火走私帮派。

五年过的太快了。韩信把枪收起来少有的感叹。

红蓝的警灯从他所在的楼房下飞驰而过,韩信单手提着吉他包,里面不轻的重量让他皱了皱眉。随后他摸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刘邦打个电话汇报情况,可又突然想起来刘邦的手机先前就被张良拿走了。

真麻烦。

张良走进酒吧的时候领带不知道被哪个喝醉了的姑娘扯了一把,走到吧台的路上不断有粗糙的纤长的手扫过他的腰部和大腿,张良蹙着眉,下意识加快了步子。刘邦正坐在吧台边缘的凳子上,面前还有半杯装着冰球的威士忌,余光里就瞧见了张良的模样。刘邦转过身,颇愉快似的朝张良招了招手。

“来的是虞姬。”张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邦钳着手腕拉进怀里。出来之前张良刚洗过澡,发丝间还有些淡淡的柠檬香气,刘邦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轻声说了句什么,张良舒了口气,抬起胳膊轻车熟路环在刘邦的脖子上。“怎么了亲爱的?”

这话从张良嘴里说出来异常违和,可偏偏这时候他又是一副分外勾人的模样,捏腔拿调的恰到好处。刘邦咽了咽口水,刚刚被扯开的领带领口微微张开,他轻而易举就能看见里面的锁骨和相对于男性而言颇为白皙的皮肤。他把脸埋在张良的颈间,咬着靠近锁骨的一块软肉,快速烙下一处红色的痕迹,心里骂了一句这家伙有时候真他妈欠干。

杯子里悬浮的冰球边缘已经有些要融化的迹象,企图凑过来跟刘邦搭讪的女人瞧见这一幕识趣的走开,酒保熟门熟路的从吧台下面抽出一张房卡。刘邦笑了声,两指夹起那张卡片搂着张良站了起来,末了还不忘得寸进尺的朝张良讨了个吻。

张良的唇有点凉,还带着点苹果糖的甜味,刘邦意犹未尽的眨眨眼,抬眸便瞅见对方眼底的一片阴云。

酒吧楼上就是套房,刘邦一手拿着房卡,看着铺满了玫瑰花的被子上还带着精油的香气。他并不喜欢这个味道,张良也是。

刘邦伸手一推就把张良摁在了床上,不少花瓣被两人的重量震了下来,他一手搭在张良的衬衫上,笑眯眯的,一枚一枚解开张良的衣扣。

“干什么?”张良眉峰一挑,橘黄色的灯光映着那双眸子真是好看极了。等到衬衫彻底让刘邦给解开,张良才觉得凉飕飕的。

刘邦笑着没答他的话,却也没再做下去的意思,双腿曲着跪在张良腰侧的床上,身体一倾索性整个人压了上去。

“看看你胸口有没有被韩信射一梭子。”刘邦说。张良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这个分明出门之前才冷冰冰的说从来没信任过自己的人这时候却像个孩子,张良早就把韩信会来支援列入了计划,却没想到警方来的人会是虞姬。

愣神的功夫就被刘邦钻了空子,张良的腿被他架起来搭在肩上,整个人被刘邦强行折了起来,憋的他只想骂刘邦一句王八蛋。

男人本就不算柔韧的身体被折起来时张良隐约听见腰间发出了一声脆响,他瞪着刘邦,后者只是看着他笑,不等他接话张良一手摁着刘邦的脑袋啪的往边上一扯。

“干什么,你也跟韩信一样港片看多了?想试试皇家剪刀腿的感觉?”

“我还不知道你会那个。”刘邦吃痛松了手,一面哀嚎着“要秃了要秃了。”半晌张良才松了松手上的力气,反手把刘邦推到一边。

“布莱恩家族的人联系你了?”张良问。

刘邦点了点头算是回答,随后一手摸向张良的裤子从里面掏出他的手机,划了两下屏幕就把手机丢了过去。“明天下午的飞机,你跟我一起去。让韩信带一票人从通口走。”

张良没说话,曲着腿翻刘邦调给他的页面记录,半晌才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低吟。

“记得带枪,虽然知道你不喜欢用,国外毕竟不比国内安全。”

“不是不喜欢。”张良打断他的话。“我以为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用枪。”

“啊。”刘邦愣了一下,随后笑着从他手里抽出手机,应道:“嗯,我知道。”


TBC.

————————————

如果这个系列热度都破一百了我下一章就开车。

评论(11)

热度(194)